总统大选前哨战!韩国会选举造势启动 防疫是关键


到目前为止,所有想了解美国对新冠病毒应对的人都很清楚,在今年1月、2月甚至3月,美方都出现了大量的判断失误和不作为。面对如此大规模且瞬息万变的全球挑战,犯错不可避免,但联邦政府的应对措施与许多国家相比都处于下风。在这篇文章中,我们尝试呈现过去几个月美国政府的重要官方行动,简要概述其应对危机的四个阶段,并突出展现了其中一些最重要、最明显的失败。

为了不耽误防疫工作,慕荣琪5人在去武汉前都选择将自己的长发剪去,留成齐耳短发,“过来后才发现,我们剪得还不够。”慕荣琪说,在培训期间,她们5人又集体剪了一次发,“真的很短,虽然方便了工作,但也给我留了个‘难题’。”

研究发现,随着新冠病毒疫情的恶化,由经济增长放缓和收入不平等引发的深层次经济焦虑正在加剧。即使在许多高收入国家,也有相当比例的人口没有足够的资产在不工作的情况下在国家贫穷线以上生活超过3个月。例如,在遭受大流行重创的意大利和西班牙,估计分别有27%和40%的人口没有足够的储蓄来支撑超过3个月不工作的生活。

这一阶段几乎持续了整个2月,在关键时期,这是损失掉的一个月。当中国和其他国家加强措施控制新冠肺炎传播时,美国联邦政府和大多数州及地方政府几乎没有采取什么行动来干预正常的经济和社会生活。到2月底,美国有24例确诊病例(由于检测水平较低而被人为降低),而此时意大利已处于失控的病毒传播早期阶段,报告了近2000例病例。

2月23日,慕荣琪5人被分派至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接管照料发热十病区的确诊患者。即使来之前做足了心理准备,但实际情况仍然比想象的困难许多。

“她人很好,有爱心、有事业心。”慕荣琪未婚夫说,疫情期间他也在明水县的疫情一线进行入户排查与守小区大门,他明白特殊时期年轻人的责任与义务,所以对于慕荣琪去武汉的选择他是支持的。

3月27日中午,黑龙江省绥化市某隔离酒店内,护士慕荣琪正准备着今晚和父母视频的话题,“虽然差不多都是闲聊,但还是要找点新鲜事转移注意力,不然爸妈会一直问我在哪。”慕荣琪告诉红星新闻,今天是她从武汉驰援回来隔离的第5天,而她远在鹤岗市的父母至今都不知道之前的一个月她去了哪里,做了什么。

大流行也使多个方面的不平等更加突出。例如,妇女通常占卫生和社会工作者的大多数,这意味着她们更容易受到病毒感染。性别不平等可能因此加剧。此外,关闭学校也使数字鸿沟更加明显。当只有有限机会接入互联网的学生无法充分利用远程学习,数字鸿沟就可能会转化为教育鸿沟,并带来长期的发展影响。

“前三天我们一直都在酒店里培训,由国家医疗队的专业医师来教大家怎么做好防护措施,尽可能的在工作中保护好自己。”慕荣琪告诉红星新闻,她从业已有4年,却是第一次穿、脱防护服,“康盈医院也有感染科,但我们以前收治的患者都没有这次这么‘危险’,防护措施也从未做到这么周密。”

“最开始接待我们的是中心医院本院的护士,她已经连续工作8个小时了,却不能休息,因为缺人缺物资。”慕荣琪说,当她看见那名接待护士戴着的护目镜内已不是浓浓雾气,而是一串一串的水珠在下滑时,特别想让她停下来休息会儿,“更想自己赶紧上手,多帮一些。”